xy25下载

【 .】,精彩免费!

以至于覃爸爸内心复杂的表示……很嫉妒,深深的嫉妒……简直太糟心……

可是现在自家闺女真的谈爱了,而且马上就要带着那位日后非常有可能成为他女婿的男人回家来吃饭,某位老覃表示心情……更复杂了!

……

想着,覃爸爸下意识深深叹了一口气,皱了皱眉头,脸上的表情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点失落。

沈太后在旁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有点心疼自家老伴,又忍不住好笑,把茶几上泡好的茶递过去,打趣道,

“这才刚开始呢,就焦虑成这样,等以后闺女真嫁人了,再接着生小孩儿自己当了妈妈……是不是要成天到晚愁得焦虑症啊?”

“……”覃爸爸顿时喉咙一噎,是想反驳来着,可突然一想,嘿,还真的有可能啊……于是就默默的闭嘴了。

于是,某位覃爸爸又开始担心以后自己得焦虑症的这件事情了……→_→

……

就是在这时候,客厅门外边一阵动静响声。

“老覃,快去看看,是不是闺女儿回来了。”

夏天的午后的时刻

沈太后话刚说完,上一秒还在沉思的覃爸爸“腾”一下子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里的茶杯都来不及放下,转身就朝玄关门口走过去了。

“欸,老覃等我下啊……”沈太后也迫不及待的跟上来。

……

门外。

感受着唇瓣上的温柔,软软的,带着好闻的水果甜香,那一句“全世界都没有好”——

八个字,就像是一根纯白的天鹅羽毛,轻轻绵绵的掉落在他的心口上,没有丝毫的重量,却惹得那一片心湖止不住的荡漾起来,泛起一层细细的难以抑制的痒。

时沐阳心口一动,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盒子,直接低头,更加深了这个吻,勾着浅浅的又撩人的笑,低低磁性的声线渗出,

“阿苏,真好。”

当门从里面打开的时候——

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四脸懵逼了。

覃爸爸,“……”

沈太后,“……”

时沐阳,“……”

覃苏,“……”

覃爸和覃妈看到的就是一个每天只会在电视电影荧屏里看到的当红俊美男艺人正抱着自家闺女嘴对嘴热吻的无比生动的画面……

看着忽然开门而出的两位长辈……覃爸爸骤然下沉的脸色……尤其是那一道宛如实质的深深的死亡凝视……

时沐阳浑身一僵,一股阴嗖嗖的凉意从脚底板蹿至头顶,这一刻,脑袋里只有一句话就像复读机似的不断的循环重复,

“完了,彻底完了……被未来老丈人逮到活的了……”

时沐阳竟然有点点想哭……

就在这片被一股强烈的尴尬气息浓浓包围的安静气氛里,最先反应过来的人竟然是覃小苏同学。

“爸,妈……”覃苏努力压着声线里的抖音起伏,已经动作迅速的将时沐阳推开来,强作镇定的喊着家中的两位大人,

“双亲大人这是特意来迎接女儿回家的吗?!”

另外三个人,姑娘,笑得太假了! 【 .】,精彩免费!

以至于覃爸爸内心复杂的表示……很嫉妒,深深的嫉妒……简直太糟心……

可是现在自家闺女真的谈爱了,而且马上就要带着那位日后非常有可能成为他女婿的男人回家来吃饭,某位老覃表示心情……更复杂了!

……

想着,覃爸爸下意识深深叹了一口气,皱了皱眉头,脸上的表情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点失落。

沈太后在旁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有点心疼自家老伴,又忍不住好笑,把茶几上泡好的茶递过去,打趣道,

“这才刚开始呢,就焦虑成这样,等以后闺女真嫁人了,再接着生小孩儿自己当了妈妈……是不是要成天到晚愁得焦虑症啊?”

“……”覃爸爸顿时喉咙一噎,是想反驳来着,可突然一想,嘿,还真的有可能啊……于是就默默的闭嘴了。

于是,某位覃爸爸又开始担心以后自己得焦虑症的这件事情了……→_→

……

就是在这时候,客厅门外边一阵动静响声。

“老覃,快去看看,是不是闺女儿回来了。”

沈太后话刚说完,上一秒还在沉思的覃爸爸“腾”一下子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里的茶杯都来不及放下,转身就朝玄关门口走过去了。

“欸,老覃等我下啊……”沈太后也迫不及待的跟上来。

……

门外。

感受着唇瓣上的温柔,软软的,带着好闻的水果甜香,那一句“全世界都没有好”——

八个字,就像是一根纯白的天鹅羽毛,轻轻绵绵的掉落在他的心口上,没有丝毫的重量,却惹得那一片心湖止不住的荡漾起来,泛起一层细细的难以抑制的痒。

时沐阳心口一动,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盒子,直接低头,更加深了这个吻,勾着浅浅的又撩人的笑,低低磁性的声线渗出,

“阿苏,真好。”

当门从里面打开的时候——

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四脸懵逼了。

覃爸爸,“……”

沈太后,“……”

时沐阳,“……”

覃苏,“……”

覃爸和覃妈看到的就是一个每天只会在电视电影荧屏里看到的当红俊美男艺人正抱着自家闺女嘴对嘴热吻的无比生动的画面……

看着忽然开门而出的两位长辈……覃爸爸骤然下沉的脸色……尤其是那一道宛如实质的深深的死亡凝视……

时沐阳浑身一僵,一股阴嗖嗖的凉意从脚底板蹿至头顶,这一刻,脑袋里只有一句话就像复读机似的不断的循环重复,

“完了,彻底完了……被未来老丈人逮到活的了……”

时沐阳竟然有点点想哭……

就在这片被一股强烈的尴尬气息浓浓包围的安静气氛里,最先反应过来的人竟然是覃小苏同学。

“爸,妈……”覃苏努力压着声线里的抖音起伏,已经动作迅速的将时沐阳推开来,强作镇定的喊着家中的两位大人,

“双亲大人这是特意来迎接女儿回家的吗?!”

另外三个人,姑娘,笑得太假了!

【 .】,精彩免费!

以至于覃爸爸内心复杂的表示……很嫉妒,深深的嫉妒……简直太糟心……

可是现在自家闺女真的谈爱了,而且马上就要带着那位日后非常有可能成为他女婿的男人回家来吃饭,某位老覃表示心情……更复杂了!

……

想着,覃爸爸下意识深深叹了一口气,皱了皱眉头,脸上的表情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点失落。

沈太后在旁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有点心疼自家老伴,又忍不住好笑,把茶几上泡好的茶递过去,打趣道,

“这才刚开始呢,就焦虑成这样,等以后闺女真嫁人了,再接着生小孩儿自己当了妈妈……是不是要成天到晚愁得焦虑症啊?”

“……”覃爸爸顿时喉咙一噎,是想反驳来着,可突然一想,嘿,还真的有可能啊……于是就默默的闭嘴了。

于是,某位覃爸爸又开始担心以后自己得焦虑症的这件事情了……→_→

……

就是在这时候,客厅门外边一阵动静响声。

“老覃,快去看看,是不是闺女儿回来了。”

沈太后话刚说完,上一秒还在沉思的覃爸爸“腾”一下子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里的茶杯都来不及放下,转身就朝玄关门口走过去了。

“欸,老覃等我下啊……”沈太后也迫不及待的跟上来。

……

门外。

感受着唇瓣上的温柔,软软的,带着好闻的水果甜香,那一句“全世界都没有好”——

八个字,就像是一根纯白的天鹅羽毛,轻轻绵绵的掉落在他的心口上,没有丝毫的重量,却惹得那一片心湖止不住的荡漾起来,泛起一层细细的难以抑制的痒。

时沐阳心口一动,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盒子,直接低头,更加深了这个吻,勾着浅浅的又撩人的笑,低低磁性的声线渗出,

“阿苏,真好。”

当门从里面打开的时候——

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四脸懵逼了。

覃爸爸,“……”

沈太后,“……”

时沐阳,“……”

覃苏,“……”

覃爸和覃妈看到的就是一个每天只会在电视电影荧屏里看到的当红俊美男艺人正抱着自家闺女嘴对嘴热吻的无比生动的画面……

看着忽然开门而出的两位长辈……覃爸爸骤然下沉的脸色……尤其是那一道宛如实质的深深的死亡凝视……

时沐阳浑身一僵,一股阴嗖嗖的凉意从脚底板蹿至头顶,这一刻,脑袋里只有一句话就像复读机似的不断的循环重复,

“完了,彻底完了……被未来老丈人逮到活的了……”

时沐阳竟然有点点想哭……

就在这片被一股强烈的尴尬气息浓浓包围的安静气氛里,最先反应过来的人竟然是覃小苏同学。

“爸,妈……”覃苏努力压着声线里的抖音起伏,已经动作迅速的将时沐阳推开来,强作镇定的喊着家中的两位大人,

“双亲大人这是特意来迎接女儿回家的吗?!”

另外三个人,姑娘,笑得太假了!

【 .】,精彩免费!

以至于覃爸爸内心复杂的表示……很嫉妒,深深的嫉妒……简直太糟心……

可是现在自家闺女真的谈爱了,而且马上就要带着那位日后非常有可能成为他女婿的男人回家来吃饭,某位老覃表示心情……更复杂了!

……

想着,覃爸爸下意识深深叹了一口气,皱了皱眉头,脸上的表情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点失落。

沈太后在旁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有点心疼自家老伴,又忍不住好笑,把茶几上泡好的茶递过去,打趣道,

“这才刚开始呢,就焦虑成这样,等以后闺女真嫁人了,再接着生小孩儿自己当了妈妈……是不是要成天到晚愁得焦虑症啊?”

“……”覃爸爸顿时喉咙一噎,是想反驳来着,可突然一想,嘿,还真的有可能啊……于是就默默的闭嘴了。

于是,某位覃爸爸又开始担心以后自己得焦虑症的这件事情了……→_→

……

就是在这时候,客厅门外边一阵动静响声。

“老覃,快去看看,是不是闺女儿回来了。”

沈太后话刚说完,上一秒还在沉思的覃爸爸“腾”一下子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里的茶杯都来不及放下,转身就朝玄关门口走过去了。

“欸,老覃等我下啊……”沈太后也迫不及待的跟上来。

……

门外。

感受着唇瓣上的温柔,软软的,带着好闻的水果甜香,那一句“全世界都没有好”——

八个字,就像是一根纯白的天鹅羽毛,轻轻绵绵的掉落在他的心口上,没有丝毫的重量,却惹得那一片心湖止不住的荡漾起来,泛起一层细细的难以抑制的痒。

时沐阳心口一动,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盒子,直接低头,更加深了这个吻,勾着浅浅的又撩人的笑,低低磁性的声线渗出,

“阿苏,真好。”

当门从里面打开的时候——

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四脸懵逼了。

覃爸爸,“……”

沈太后,“……”

时沐阳,“……”

覃苏,“……”

覃爸和覃妈看到的就是一个每天只会在电视电影荧屏里看到的当红俊美男艺人正抱着自家闺女嘴对嘴热吻的无比生动的画面……

看着忽然开门而出的两位长辈……覃爸爸骤然下沉的脸色……尤其是那一道宛如实质的深深的死亡凝视……

时沐阳浑身一僵,一股阴嗖嗖的凉意从脚底板蹿至头顶,这一刻,脑袋里只有一句话就像复读机似的不断的循环重复,

“完了,彻底完了……被未来老丈人逮到活的了……”

时沐阳竟然有点点想哭……

就在这片被一股强烈的尴尬气息浓浓包围的安静气氛里,最先反应过来的人竟然是覃小苏同学。

“爸,妈……”覃苏努力压着声线里的抖音起伏,已经动作迅速的将时沐阳推开来,强作镇定的喊着家中的两位大人,

“双亲大人这是特意来迎接女儿回家的吗?!”

另外三个人,姑娘,笑得太假了!

【 .】,精彩免费!

以至于覃爸爸内心复杂的表示……很嫉妒,深深的嫉妒……简直太糟心……

可是现在自家闺女真的谈爱了,而且马上就要带着那位日后非常有可能成为他女婿的男人回家来吃饭,某位老覃表示心情……更复杂了!

……

想着,覃爸爸下意识深深叹了一口气,皱了皱眉头,脸上的表情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点失落。

沈太后在旁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有点心疼自家老伴,又忍不住好笑,把茶几上泡好的茶递过去,打趣道,

“这才刚开始呢,就焦虑成这样,等以后闺女真嫁人了,再接着生小孩儿自己当了妈妈……是不是要成天到晚愁得焦虑症啊?”

“……”覃爸爸顿时喉咙一噎,是想反驳来着,可突然一想,嘿,还真的有可能啊……于是就默默的闭嘴了。

于是,某位覃爸爸又开始担心以后自己得焦虑症的这件事情了……→_→

……

就是在这时候,客厅门外边一阵动静响声。

“老覃,快去看看,是不是闺女儿回来了。”

沈太后话刚说完,上一秒还在沉思的覃爸爸“腾”一下子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里的茶杯都来不及放下,转身就朝玄关门口走过去了。

“欸,老覃等我下啊……”沈太后也迫不及待的跟上来。

……

门外。

感受着唇瓣上的温柔,软软的,带着好闻的水果甜香,那一句“全世界都没有好”——

八个字,就像是一根纯白的天鹅羽毛,轻轻绵绵的掉落在他的心口上,没有丝毫的重量,却惹得那一片心湖止不住的荡漾起来,泛起一层细细的难以抑制的痒。

时沐阳心口一动,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盒子,直接低头,更加深了这个吻,勾着浅浅的又撩人的笑,低低磁性的声线渗出,

“阿苏,真好。”

当门从里面打开的时候——

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四脸懵逼了。

覃爸爸,“……”

沈太后,“……”

时沐阳,“……”

覃苏,“……”

覃爸和覃妈看到的就是一个每天只会在电视电影荧屏里看到的当红俊美男艺人正抱着自家闺女嘴对嘴热吻的无比生动的画面……

看着忽然开门而出的两位长辈……覃爸爸骤然下沉的脸色……尤其是那一道宛如实质的深深的死亡凝视……

时沐阳浑身一僵,一股阴嗖嗖的凉意从脚底板蹿至头顶,这一刻,脑袋里只有一句话就像复读机似的不断的循环重复,

“完了,彻底完了……被未来老丈人逮到活的了……”

时沐阳竟然有点点想哭……

就在这片被一股强烈的尴尬气息浓浓包围的安静气氛里,最先反应过来的人竟然是覃小苏同学。

“爸,妈……”覃苏努力压着声线里的抖音起伏,已经动作迅速的将时沐阳推开来,强作镇定的喊着家中的两位大人,

“双亲大人这是特意来迎接女儿回家的吗?!”

另外三个人,姑娘,笑得太假了!

【 .】,精彩免费!

以至于覃爸爸内心复杂的表示……很嫉妒,深深的嫉妒……简直太糟心……

可是现在自家闺女真的谈爱了,而且马上就要带着那位日后非常有可能成为他女婿的男人回家来吃饭,某位老覃表示心情……更复杂了!

……

想着,覃爸爸下意识深深叹了一口气,皱了皱眉头,脸上的表情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点失落。

沈太后在旁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有点心疼自家老伴,又忍不住好笑,把茶几上泡好的茶递过去,打趣道,

“这才刚开始呢,就焦虑成这样,等以后闺女真嫁人了,再接着生小孩儿自己当了妈妈……是不是要成天到晚愁得焦虑症啊?”

“……”覃爸爸顿时喉咙一噎,是想反驳来着,可突然一想,嘿,还真的有可能啊……于是就默默的闭嘴了。

于是,某位覃爸爸又开始担心以后自己得焦虑症的这件事情了……→_→

……

就是在这时候,客厅门外边一阵动静响声。

“老覃,快去看看,是不是闺女儿回来了。”

沈太后话刚说完,上一秒还在沉思的覃爸爸“腾”一下子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里的茶杯都来不及放下,转身就朝玄关门口走过去了。

“欸,老覃等我下啊……”沈太后也迫不及待的跟上来。

……

门外。

感受着唇瓣上的温柔,软软的,带着好闻的水果甜香,那一句“全世界都没有好”——

八个字,就像是一根纯白的天鹅羽毛,轻轻绵绵的掉落在他的心口上,没有丝毫的重量,却惹得那一片心湖止不住的荡漾起来,泛起一层细细的难以抑制的痒。

时沐阳心口一动,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盒子,直接低头,更加深了这个吻,勾着浅浅的又撩人的笑,低低磁性的声线渗出,

“阿苏,真好。”

当门从里面打开的时候——

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四脸懵逼了。

覃爸爸,“……”

沈太后,“……”

时沐阳,“……”

覃苏,“……”

覃爸和覃妈看到的就是一个每天只会在电视电影荧屏里看到的当红俊美男艺人正抱着自家闺女嘴对嘴热吻的无比生动的画面……

看着忽然开门而出的两位长辈……覃爸爸骤然下沉的脸色……尤其是那一道宛如实质的深深的死亡凝视……

时沐阳浑身一僵,一股阴嗖嗖的凉意从脚底板蹿至头顶,这一刻,脑袋里只有一句话就像复读机似的不断的循环重复,

“完了,彻底完了……被未来老丈人逮到活的了……”

时沐阳竟然有点点想哭……

就在这片被一股强烈的尴尬气息浓浓包围的安静气氛里,最先反应过来的人竟然是覃小苏同学。

“爸,妈……”覃苏努力压着声线里的抖音起伏,已经动作迅速的将时沐阳推开来,强作镇定的喊着家中的两位大人,

“双亲大人这是特意来迎接女儿回家的吗?!”

另外三个人,姑娘,笑得太假了!

【 .】,精彩免费!

以至于覃爸爸内心复杂的表示……很嫉妒,深深的嫉妒……简直太糟心……

可是现在自家闺女真的谈爱了,而且马上就要带着那位日后非常有可能成为他女婿的男人回家来吃饭,某位老覃表示心情……更复杂了!

……

想着,覃爸爸下意识深深叹了一口气,皱了皱眉头,脸上的表情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点失落。

沈太后在旁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有点心疼自家老伴,又忍不住好笑,把茶几上泡好的茶递过去,打趣道,

“这才刚开始呢,就焦虑成这样,等以后闺女真嫁人了,再接着生小孩儿自己当了妈妈……是不是要成天到晚愁得焦虑症啊?”

“……”覃爸爸顿时喉咙一噎,是想反驳来着,可突然一想,嘿,还真的有可能啊……于是就默默的闭嘴了。

于是,某位覃爸爸又开始担心以后自己得焦虑症的这件事情了……→_→

……

就是在这时候,客厅门外边一阵动静响声。

“老覃,快去看看,是不是闺女儿回来了。”

沈太后话刚说完,上一秒还在沉思的覃爸爸“腾”一下子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里的茶杯都来不及放下,转身就朝玄关门口走过去了。

“欸,老覃等我下啊……”沈太后也迫不及待的跟上来。

……

门外。

感受着唇瓣上的温柔,软软的,带着好闻的水果甜香,那一句“全世界都没有好”——

八个字,就像是一根纯白的天鹅羽毛,轻轻绵绵的掉落在他的心口上,没有丝毫的重量,却惹得那一片心湖止不住的荡漾起来,泛起一层细细的难以抑制的痒。

时沐阳心口一动,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盒子,直接低头,更加深了这个吻,勾着浅浅的又撩人的笑,低低磁性的声线渗出,

“阿苏,真好。”

当门从里面打开的时候——

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四脸懵逼了。

覃爸爸,“……”

沈太后,“……”

时沐阳,“……”

覃苏,“……”

覃爸和覃妈看到的就是一个每天只会在电视电影荧屏里看到的当红俊美男艺人正抱着自家闺女嘴对嘴热吻的无比生动的画面……

看着忽然开门而出的两位长辈……覃爸爸骤然下沉的脸色……尤其是那一道宛如实质的深深的死亡凝视……

时沐阳浑身一僵,一股阴嗖嗖的凉意从脚底板蹿至头顶,这一刻,脑袋里只有一句话就像复读机似的不断的循环重复,

“完了,彻底完了……被未来老丈人逮到活的了……”

时沐阳竟然有点点想哭……

就在这片被一股强烈的尴尬气息浓浓包围的安静气氛里,最先反应过来的人竟然是覃小苏同学。

“爸,妈……”覃苏努力压着声线里的抖音起伏,已经动作迅速的将时沐阳推开来,强作镇定的喊着家中的两位大人,

“双亲大人这是特意来迎接女儿回家的吗?!”

另外三个人,姑娘,笑得太假了!

【 .】,精彩免费!

以至于覃爸爸内心复杂的表示……很嫉妒,深深的嫉妒……简直太糟心……

可是现在自家闺女真的谈爱了,而且马上就要带着那位日后非常有可能成为他女婿的男人回家来吃饭,某位老覃表示心情……更复杂了!

……

想着,覃爸爸下意识深深叹了一口气,皱了皱眉头,脸上的表情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点失落。

沈太后在旁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有点心疼自家老伴,又忍不住好笑,把茶几上泡好的茶递过去,打趣道,

“这才刚开始呢,就焦虑成这样,等以后闺女真嫁人了,再接着生小孩儿自己当了妈妈……是不是要成天到晚愁得焦虑症啊?”

“……”覃爸爸顿时喉咙一噎,是想反驳来着,可突然一想,嘿,还真的有可能啊……于是就默默的闭嘴了。

于是,某位覃爸爸又开始担心以后自己得焦虑症的这件事情了……→_→

……

就是在这时候,客厅门外边一阵动静响声。

“老覃,快去看看,是不是闺女儿回来了。”

沈太后话刚说完,上一秒还在沉思的覃爸爸“腾”一下子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里的茶杯都来不及放下,转身就朝玄关门口走过去了。

“欸,老覃等我下啊……”沈太后也迫不及待的跟上来。

……

门外。

感受着唇瓣上的温柔,软软的,带着好闻的水果甜香,那一句“全世界都没有好”——

八个字,就像是一根纯白的天鹅羽毛,轻轻绵绵的掉落在他的心口上,没有丝毫的重量,却惹得那一片心湖止不住的荡漾起来,泛起一层细细的难以抑制的痒。

时沐阳心口一动,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盒子,直接低头,更加深了这个吻,勾着浅浅的又撩人的笑,低低磁性的声线渗出,

“阿苏,真好。”

当门从里面打开的时候——

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四脸懵逼了。

覃爸爸,“……”

沈太后,“……”

时沐阳,“……”

覃苏,“……”

覃爸和覃妈看到的就是一个每天只会在电视电影荧屏里看到的当红俊美男艺人正抱着自家闺女嘴对嘴热吻的无比生动的画面……

看着忽然开门而出的两位长辈……覃爸爸骤然下沉的脸色……尤其是那一道宛如实质的深深的死亡凝视……

时沐阳浑身一僵,一股阴嗖嗖的凉意从脚底板蹿至头顶,这一刻,脑袋里只有一句话就像复读机似的不断的循环重复,

“完了,彻底完了……被未来老丈人逮到活的了……”

时沐阳竟然有点点想哭……

就在这片被一股强烈的尴尬气息浓浓包围的安静气氛里,最先反应过来的人竟然是覃小苏同学。

“爸,妈……”覃苏努力压着声线里的抖音起伏,已经动作迅速的将时沐阳推开来,强作镇定的喊着家中的两位大人,

“双亲大人这是特意来迎接女儿回家的吗?!”

另外三个人,姑娘,笑得太假了!

【 .】,精彩免费!

以至于覃爸爸内心复杂的表示……很嫉妒,深深的嫉妒……简直太糟心……

可是现在自家闺女真的谈爱了,而且马上就要带着那位日后非常有可能成为他女婿的男人回家来吃饭,某位老覃表示心情……更复杂了!

……

想着,覃爸爸下意识深深叹了一口气,皱了皱眉头,脸上的表情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点失落。

沈太后在旁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有点心疼自家老伴,又忍不住好笑,把茶几上泡好的茶递过去,打趣道,

“这才刚开始呢,就焦虑成这样,等以后闺女真嫁人了,再接着生小孩儿自己当了妈妈……是不是要成天到晚愁得焦虑症啊?”

“……”覃爸爸顿时喉咙一噎,是想反驳来着,可突然一想,嘿,还真的有可能啊……于是就默默的闭嘴了。

于是,某位覃爸爸又开始担心以后自己得焦虑症的这件事情了……→_→

……

就是在这时候,客厅门外边一阵动静响声。

“老覃,快去看看,是不是闺女儿回来了。”

沈太后话刚说完,上一秒还在沉思的覃爸爸“腾”一下子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里的茶杯都来不及放下,转身就朝玄关门口走过去了。

“欸,老覃等我下啊……”沈太后也迫不及待的跟上来。

……

门外。

感受着唇瓣上的温柔,软软的,带着好闻的水果甜香,那一句“全世界都没有好”——

八个字,就像是一根纯白的天鹅羽毛,轻轻绵绵的掉落在他的心口上,没有丝毫的重量,却惹得那一片心湖止不住的荡漾起来,泛起一层细细的难以抑制的痒。

时沐阳心口一动,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盒子,直接低头,更加深了这个吻,勾着浅浅的又撩人的笑,低低磁性的声线渗出,

“阿苏,真好。”

当门从里面打开的时候——

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四脸懵逼了。

覃爸爸,“……”

沈太后,“……”

时沐阳,“……”

覃苏,“……”

覃爸和覃妈看到的就是一个每天只会在电视电影荧屏里看到的当红俊美男艺人正抱着自家闺女嘴对嘴热吻的无比生动的画面……

看着忽然开门而出的两位长辈……覃爸爸骤然下沉的脸色……尤其是那一道宛如实质的深深的死亡凝视……

时沐阳浑身一僵,一股阴嗖嗖的凉意从脚底板蹿至头顶,这一刻,脑袋里只有一句话就像复读机似的不断的循环重复,

“完了,彻底完了……被未来老丈人逮到活的了……”

时沐阳竟然有点点想哭……

就在这片被一股强烈的尴尬气息浓浓包围的安静气氛里,最先反应过来的人竟然是覃小苏同学。

“爸,妈……”覃苏努力压着声线里的抖音起伏,已经动作迅速的将时沐阳推开来,强作镇定的喊着家中的两位大人,

“双亲大人这是特意来迎接女儿回家的吗?!”

另外三个人,姑娘,笑得太假了!

Posted by at 2021年8月1日
Filed in category: 未分类, and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