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晚上直播

云昭对银色蘑菇兴趣很大,唯一不满意的是, 这种蘑菇要一个个回答问题。

从‘何为道’这种广义题目到‘五行属性平衡’这种具体问题都有。

默默点了学霸属性的云昭自然是不惧这种修真理论问题的, 他不仅能回答出修仙界基本认同的理论, 还能加上自己的理解看法, 让大蘑菇想找茬都不容易。

本来云昭可能会一直这样回答下去, 问题出在其中一个蘑菇的问题上。

“你相信神的存在吗?”

“当然。”云昭考虑了一下回答道, 就算现在没有, 以后也会有的,他会朝着那个方向努力的。

“回答错误,抹杀。”大蘑菇说完,不给云昭一点反应,一道银光笼罩了云昭。

云昭瞬间察觉到一抹冰冷的东西进入自己识海,但是他并不着急, 因为这东西进入的瞬间, 他就有一种**, 吃掉它。

而且, 云昭觉得, 这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

事实上也是如此,当拿东西长驱直入云昭识海, 打算吞噬云昭灵魂的时候, 却扑了个空, 它左右四顾,却忽然如被一条蛇盯上的青蛙。

一条银白的大蛇在云昭识海中优雅地游过,然后扑过来一口吞了那个东西。

他的灵魂和神识都大了一丝, 这让云昭的感觉非常舒服。

气质养眼美女蕾丝长裙森系清纯写真

半晌,云昭满足地睁开眼睛,看向刚刚询问他的银色蘑菇。

银色大蘑菇消失了,只有一个银色小仙灵菇留在原地。

这样一来,云昭和其余的银色大蘑菇就都知道,他们之间对上的结果了。

从现在开始,不管云昭怎么回答,银色大蘑菇都一口咬定,云昭的回答是正确的。

云昭也开始得寸进尺了,“你们这些问题也太单一枯燥了,换一种方式,我来问你们。”

“谁是修真界最有天赋,最有希望飞升,以后成就最大的人?”云昭眯着眼睛问道,“提示一下,一个年轻人,答案是唯一的。”

“如果你们回答对了,就将仙灵菇给我;如果回答错了,就将仙灵菇给我,然后我吃掉你们。”云昭这么说道。

你到底还讲不讲理了!!银色大蘑菇们不满地在心里吼道。

“……那一定就是你了!”

“就是,就是!我也那么觉得。”

一群蘑菇争先恐后地回答道,还在说完之后,立刻将应该送出来的银色小仙灵菇扔了出来。

现在让云昭过关,它们以后还能继续活着。

如果让云昭吃掉,那就是个悲剧了……

当然是我,我的资质,天赋,灵根都独一无二,还是最早成年,最早成家有孩子的蛇,云昭骄傲地想道,算它们有眼光。

同一时间,小熊也在忙着怼大蘑菇。

不过,虽然他这么能说,偶尔还是会让大蘑菇成功抢到提问权的,一般这种时候,大长老会告诉小熊如何回答。

这一次,又有一个大蘑菇抢到了话语权,因为能看透小熊内心在乎的东西,大蘑菇打算一击制胜。

规则之力中,它们是能看透被提问人的内心的,所以,它们经常会提问最容易动摇修士道心,引发修士心魔的问题。

“昱天界明峰分宗大比中,谁是最有潜力的人?”从小熊的内心记忆中,几乎对其余人没什么记忆。

小熊脱口答道:“我。”

周围安静了几秒,小熊再次回答道:“我顾雨爸爸,我云昭爸爸,我。”

将管家的顾雨爸爸放在最前面,厉害的云昭爸爸放在第二位,第三位就是他~

“回答错误——”

“等等,你怎么能随便判断对错呢,你的判断根本毫无依据,你看……”

在小熊碎碎念的时候,大银蘑菇上直接冒起银光,张牙舞爪地朝着小熊抓去。

香香、二号和阿影大惊,他们可不知道银色蘑菇居然还有危险性。

因为小孩子们进入的初始秘境本来不该出现蘑菇的,所以他们根本不了解这种蘑菇的特性。

正在讲道理的小熊没有察觉,倒是那道银光,在进入小熊识海后,惨叫一声被反弹了回去。

然后,扔下一个银色小蘑菇就开始装死了。也不能算是装,反正,想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是恢复不了了。

小熊有点莫名其妙,怎么这么快就赢了,但是丝毫不耽误他总结:“你看看,我都说了你得慎重考虑你的判断。”

到下一个银色蘑菇那里的时候,小熊叹了口气,“你们能不能问点让人感兴趣的话题呢,谁会愿意知道土属性如何修炼到大成的,反正以后师傅肯定会告诉我的。”

一路帮小熊回答问题的大长老:……

“我来问你一个问题,蘑菇,谁是最好看的人?”

小熊弯着大嘴巴,保持着矜持的微笑,还热心提醒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可是唯一的,你要好好想想,错了的话,我的尾巴打人可是很疼的。”

香香、二号和阿影都离远了一点。

香香额头挂着黑线,“小熊怎么这么在意这种问题?”胖胖的多可爱呀。

阿影晃着尾巴道:“不知道,我都有点替他不好意思了。”

二号说道:“……嗯,云昭的亲儿子。”

银色蘑菇们几乎拿云昭和小熊一点办法都没有,他们不仅有着特殊且怪异的血脉,还有着强悍的内心——那就是无与伦比的自恋。

同样在天河,顾雨则没有云昭父子俩的轻快,他最终选择了带着夏的尸体回去。

不管让不让冬知道,先带回去再说。

夏也是希望回去的,天河底部,它的出生之地。

顾雨没有再看那些银色大蘑菇一眼,将那条干瘪的尸体收敛了,快速往下游去。

顾雨花了两天时间,用最快的速度赶了回去。

在从天河河面落下去之前,顾雨看到了下方一个小脑袋正眼巴巴地抬头看着,不知道已经看了多久。

看到顾雨出来,冬的眼睛一亮,它几乎要以为顾雨不会回来了。

因为好多进来的人类都是直接在外面消失的,如果不是受伤,几乎没有人再回到河岸这里。

如果顾雨找不到夏,顾雨是有可能不回来的。

冬快速跑过来,到了顾雨身边,左右打量了一下,迟疑着问道:“夏,夏呢?没有找到吗?其实我知道挺难找的,毕竟天河那么大——”

“不,找到了。”顾雨在看到冬的瞬间,做了决定,告诉冬,不然它不知道要等夏多久。

“找、找到了?!”冬激动地开始语无伦次了。

“嗯,它在这里,但是……”顾雨拿出了收敛夏的长箱子,“你也别太伤心了,毕竟这是……难免的,否则它不会离开那么多年不回来。”

冬已经注意不到顾雨在说什么了,它趴在箱子边上,爪子颤抖地打开了盖子。

箱子里面,是夏干瘪的尸体,因为太长,被顾雨仔细叠在了一起。

冬的眼泪掉了出来,它扑上去,直接将那干瘪丑陋到不能看的尸体抱了出来。

“你也别太难受了,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跟着我出去的——”

“谢谢!”冬忽然哽咽着说道,“谢谢你将夏带回来,谢谢你愿意回来。”

被这样单纯善良的地龙感谢,顾雨心里却并不好受,因为他带回来的并不是个好消息,“不用谢,我答应过你的。”

“请稍等我一会儿。”冬擦了擦眼泪鼻涕说道。

“好的,你不用急,我们那边什么都有。”顾雨干巴巴地安慰着,只希望冬能好受一些。

然而,冬并没有去收拾东西,而是抱着夏的尸体到了一块开阔的地区。

站在黑色的土地上,冬半仰起头,嘴里唱出了奇怪的调子。

顾雨听不懂,却感觉异常神秘。

一向平静无风的河底像是忽然出现了生机,有什么东西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涌入冬站立的脚底。

那是磅礴无比的大地之力,就连土地上的黑色植株,都向着冬的方向趴伏下来。

灵力与生机不断涌向冬,而冬的身体却渐渐廋了下去。

于此相反的,冬怀里的夏则开始恢复生机。

顾雨张大嘴巴,这、这比他的长生诀还厉害啊!能复活已经死去的人吗?

最终,夏的身体恢复成活着时候的模样,心脏也重新开始跳动。

消瘦的冬额头开始滴下汗珠,它怀里的夏慢慢睁开了眼睛。

一双冷漠,平静,死过一次,却仍然有着记忆的眼睛,但是,在看到冬的那一刻,眼睛里的冰冷瞬间融化,他努力撑起身体,回抱住了冬。

“冬,我终于回来了。”

Posted by at 2021年7月31日
Filed in category: 未分类, and tagged with: